您好,欢迎访问湖北青年职业学院社会工作系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行业动态行业动态

残障人士的瑜伽初体验

发布时间:2019-02-26 22:22:00 点击:

背景介绍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青鱼嘴阳光家园是一家全天日间照料中心,去年,阳光家园在相关部门的指导和支持下,提档升级为阳光驿站,由过去仅为残障人士提供日间托养的单一功能拓展成为集社区康复、辅具适配、职业实训、辅助性就业、日间照料为一体的街道残疾人综合服务平台,并以建立“党和政府关爱残疾人的窗口、残联组织联系残疾人的纽带、街道社区服务残疾人的平台、社会力量帮扶残疾人的空间、残疾人共享发展成果的家园”为终极目标。


社会工作者充分利用阳光驿站的硬件条件,为残障服务对象开展各类活动;积极链接各类资源,鼓励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参与到助残服务中。但社会工作者在服务中发现,每到天气干燥的时候,服务对象就会出现感冒、咳嗽等症状,而且由于服务对象身体素质较弱,需要长期服药缓解病情,因此,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成为服务对象的主要诉求之一。相对于其他各种运动而言,瑜伽的肢体动作比较缓慢,难易程度容易把握,在增强身体抵抗力的同时,还能使人平心静气,改善不良情绪。于是社会工作者征求了服务对象的意见,并综合其身体状况和生活习惯,决定开展一系列的瑜伽康复活动。



服务实施过程


瑜伽康复活动共分为5节,每一节都有特定的主题。开始时,虽然社会工作者向服务对象介绍了活动约定,如不能随意接听电话、不能四处走动等,但还是有服务对象没有较好地遵守规定、相互打闹,影响瑜伽老师正常授课。但社会工作者并没有立刻制止他们的吵闹行为,而是以此作为服务对象和老师之间、服务对象之间的互动环节,从而建立热络的活动氛围,增进彼此的了解。建立了信任的关系之后,社会工作者借机播放轻音乐,并邀请瑜伽老师示范讲解打坐的方式,带领服务对象练习瑜伽的“一呼一吸”。看到大家都能平心静气地练习,老师开始尝试教授一些基本的瑜伽热身动作,并认真讲解每个瑜伽动作的作用,调整个别服务对象的不规范姿势。第一节活动结束后,社会工作者鼓励服务对象分享第一次练习瑜伽的感受,有三级智力残障的小娟脱口而出:“平时看电视、玩手机容易脖子疼,这才练了这么一会儿,就不疼了!我回去还要练一阵儿。”其他人也都表示以后会跟着老师认真学习。


随着活动的深入,服务对象逐渐掌握了瑜伽的基本动作要领,也能够在私底下勤加练习,于是瑜伽老师适当增加了动作的难度,通过放松肌肉、拉伸韧带的方式帮助服务对象提高身体的柔韧度。看到某个貌似高难度的瑜伽动作时,有的服务对象产生了畏难情绪,表示自己无法完成该动作。这时社会工作者及时介入,鼓励他们迎难而上,老师也将原本连贯的动作分解成简单易完成的步骤。当慢慢完成几个高难度动作之后,服务对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原来也不是很难嘛!”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工作者认真观察服务对象在动作难度增加后的行为表现和练习效果,虽然有些服务对象的动作还是不太标准,但是都没有就此放弃的想法。练习结束后,社会工作者看到大家还在认真地讨论如何完成某一动作,所以就额外增加了讨论环节,并及时向老师反馈了问题,于是老师采用更加通俗易懂的语言帮助服务对象记忆动作完成的步骤和要领,有性格较为开朗的服务对象还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练习的小诀窍。


小博、小骏是阳光驿站照料的双胞胎兄弟,今年23岁,都是四级智力残障。兄弟俩虽然天性好动,但比较沉默寡言,不会主动向父母和朋友分享自己的感受。为了激发这对兄弟参加瑜伽康复活动的积极性,社会工作者首先对他们的生活状态和生活方式进行初步了解,熟悉他们所感兴趣的话题和活动。在瑜伽练习之余,社会工作者还设计了各式各样的小游戏,风趣幽默的语言交流、轻松自在的活动氛围,让兄弟俩不再默不作声。随着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程度加深,兄弟俩从以前只跟对方互动,到现在能够主动接触其他服务对象和老师。小博自小在乡间长大,能够更快地适应新环境,他尤其喜欢瑜伽老师的手鼓和吉他,课余时间就让老师教他打手鼓、弹吉他。在生活中,小博容易磕磕碰碰,因为身体痛感较弱、平时言语不多,所以他每次受伤都不会向别人提及。瑜伽老师了解到小博的情况后,在练习时就会告诉他人体肌肉组织发力容易受到哪些损伤、如何使用身体得到力量保护自己、受伤后怎样处理伤口等。有一次小博在家中不小心摔倒在地,磕破了膝盖,第二天他主动来到阳光驿站寻求帮助,社会工作者立刻对他的伤口进行处理,并通知了其父母。“兄弟俩最近变得开朗多了,但我们工作太忙,都没有注意到儿子的腿磕破了。”小博的妈妈叹息着说。社会工作者鼓励父母多与兄弟俩互动,并借此机会告诉小博,受伤后一定要跟身边的人说,以免耽误伤情。


最后一节活动以“爱”为主题,强调服务对象的自我实践和团队合作。社会工作者鼓励服务对象自行商定合作方案,共同完成本节活动中双人瑜伽动作的学习与尝试。活动分为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由瑜伽老师带领服务对象完成指定双人动作,老师从动作的标准度、完成度方面予以指导;第二个环节是服务对象自行结对,目的是培养朋辈之间的支持与信任。服务对象小亮今年38岁,二级智力残障。起初,小亮在学习瑜伽动作的时候不太积极,只是动动胳膊伸伸腿。但在老师和其他服务对象的支持和帮助下,如今的小亮一改从前消极被动的心态,还希望老师能多教几个新动作。在双人瑜伽动作的练习中,小亮主动邀请另一位残障服务对象和他一起完成双人动作,完成度很高,得到了老师的认可和赞赏。在父母眼里,小亮好像完全变了样。“以前儿子总是闷闷不乐,现在不一样了,他回到家会经常跟我们说学习了什么动作、认识了哪些朋友,说得起劲了,还会立刻做几个瑜伽动作出来。”小亮的妈妈笑着跟社会工作者说。


为了避免服务对象因为瑜伽活动的结束而产生负面情绪,社会工作者告诉服务对象,瑜伽老师会一直在阳光驿站提供助残志愿服务,帮助大家锻炼身体、增强体魄。



专业反思


通过这一系列的瑜伽康复活动,社会工作者发现很多残障服务对象都有了明显的改变。以前来到阳光驿站,他们不是在低着头玩手机游戏,就是闷在屋里睡觉,现在却不一样了:有的拿着伸展带做拉伸动作,有的靠着墙壁练习肢体延伸,还有的三三两两结对练习双人瑜伽动作。驿站工作人员也说最近很少有服务对象因为季节变化而生病了。看到服务对象的崭新面貌,社会工作者意识到如果没有瑜伽老师的支持和帮助,单靠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薄弱。因此,在为残障人士提供直接服务时,社会工作者需要具备敏锐的“资源观”,积极调动、整合各类非正式的助残力量,帮助服务对象真正融入外面的世界里,感受社会进步的美好。


在阳光驿站,有的残障服务对象之所以身处困境,并不是因为经济上的窘迫,而是由于人际支持系统的不足或者缺失。所以社会工作者不仅需要给残障人士提供心理认知的咨询服务,提升其社会适应能力,而且需要通过开展多种多样的助残活动,帮助其建立起强大的社会支持网络。例如,社会工作者在阳光驿站发现有一批爱好汉绣的残障人士,于是就找到懂得汉绣的志愿者老师,将这些残障人士集合起来教授汉绣技艺。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残障人士和志愿者加入这一行列,他们之间形成了牢固的相互支持网络。“我绣出了自己的美丽人生。”一位服务对象说。如今的阳光驿站已经不再只是残障人士被照料的地方,而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